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独我就此荒芜 ci1mcgch

你走了,我便一个人,生、老、病、死。   

     

  QQ:386533716   

     

  阳光在初春的乍暖还寒里畏畏缩缩的前行,我坐在阳台上,一手端着豆浆吮吸物质食粮一手拿着手机补充精神食粮,偶尔还可以看得见楼下的人面桃花相映红,生活能文艺成这样,夫复何求?   

     

  我无所求,不代表无所念。   

     

  于是陆贝颜一句“南疆暴乱了!”差点让我灰飞烟灭,若是我足够理智,肯定会回她一句“南疆暴乱,关我屁事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难不成要让我这种小老百姓去冲锋陷阵?”可是,我没工夫和她瞎贫,我有更重要的事。   

     

  跑进房间一通翻箱倒柜终于在床头的小抽屉里找到那本《豌豆笑传》,扉页有我记下的一串数字,拨过去,“你好,请问沈嘉年在吗?”“他在吃饭,请问你是?”我迅速的挂了电话,他在吃饭,就说明没事,悬着的心落地。继续窝在阳台上晒太阳,可是刚才还畏畏缩缩的太阳一下子就气焰嚣张的不行了,晒的我,眼睛疼,一不小心,落下了泪。   

     

  微信消息一遍一遍的提示,陆贝颜跟催命的似的。   

     

  “死幸子,说话说话。”   

     

  “喂喂喂”   

     

  “幸子,你没事吧。”   

     

  “幸子幸子……”   

     

  “你喊魂啊?死幸子当郑州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咨询然是死的了,有事快说,回光返照用不了多久的。”   

     

  “没事就好。”   

     

  陆贝颜是那种长年累月跟我扯淡瞎贫的,我们俩最正经的对话也就是“为什么平角内裤只有情侣的?”“我去问问店员看单卖不?”,你说,这样一个人,突然如此反常,我能不担心么?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我便匆匆下线,虽然是说好了好基友一辈子,我也不要惹祸上身。   

     

  谁知这姑娘不死心,电话一个接一个,怎么跟当年的我对沈嘉年似的,想到这里,心一软,就接了。   

     

  “你在家吧?吃早餐没?我过来了,给你带了份小笼包和八宝燕麦。还有没有别的需要的?”   白癜风好治吗

     

  古人曰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   

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权威医院     

  我窝在沙发上看《甄嬛传》,候着她。可能是我的形象太邋遢了,她进来站在我面前晃了半天,屡屡欲言又止,我说“小颜子,早膳本宫已经用过了,皇上没过白癜风治疗价格来,本宫倒吃了许多,不知你急匆匆的赶过来可有急事?”她愣了一下,然后跳过来抱着我“幸子,你没事就好,我还以为你会惦记沈嘉年那个王八蛋呢。”   

     

  你看,非奸即盗吧。   

     

  浓妆艳抹的嬛嬛伏在地上“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,彼日有三愿,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常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长相见。”   

     

  我一垂眼,眼泪便顺着脸颊高调亮相,我说“他在吃饭,他没事。”   

     

  她不吱声了,于是我开始絮絮叨叨,如一个垂暮老人在夕阳下回味有生之年的点滴一般,坐在二十一岁的朝阳下陈述沈嘉年之于我是怎样的根深蒂固。   

     

  我把《豌豆笑传》拿出来给她看,那是沈嘉年离开我,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我买来填补时光的,后来他打电话过来我便随手把号码记在了书上。那时候亲爱的贝颜正在徒步从西藏赶往云南。   

     

  我这一辈子,最后悔的有两件事,一是没有在贝颜去西藏时陪着她,二是没有先沈嘉年一步,离开他。   

     

  贝颜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笑脸迎人,只是对于我们的分离和沈嘉年的远走高飞只字不提,她那时候说,我不想说,她不勉强,等我想说了,她也会认真听。如今,正是好时候,春暖花开,风和日丽。   

     

  书上有七零八落的落过泪的痕迹,还有许多零零散散的笔迹,我都快要忘了自己曾经那样的言语沉重,可是回忆来势汹汹,那些蒙了尘埃的过往被我亲手揭开,呛的我几乎窒息。   

     

  沈嘉年曾经信誓旦旦的说,他只要,三生有幸,再无所求。   

     

  那时候,我还不是他口中的柯幸月,他还不会雷霆震怒的冲我吼,柯幸月你烦不烦?   

     

  三生有幸距离柯幸月,不过两年的光景。   

     

  2010年夏天,我特别热衷于穿裙子,碎花的,雪纺的,带蕾丝花边的,只是,没人见过。我穿了近一百天的裙子,衣袂飘飘,从客厅转到阳台,再从阳台到厨房,从厨房到卧室,来来回回。于是我身上三宅一生的香味也在房间里飘来飘去,这个,是沈嘉年告诉我的,他站在我家门口,穿着周正的西装和锃亮的皮鞋,二十岁多一点的年纪,我第一次见这么年轻的人可以把西装穿的这么好看,风度翩翩。在我推开门之后,他的眉毛拧了一下。“姑娘,你是把香水当空气清新剂的使了吧?”,他一开口我立马想到了聊斋里的书生,于是我回他:“书生,把香水当做空气清新剂使有何不妥么?”。   

     

  他当然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妥,我端了杯水给他问他来这里做什么,他指了指对门,说那是他舅舅家,从我们开始说话到他舅舅回来我都没有请过他进去我家坐坐,可能是血管里的血液太欢乐了,导致脑子短路。   

     

  我后来跟他说起初见,他说聊斋的结局可是无一例外的人妖殊途,我当时豪气冲天的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还有一个词叫殊途同归,再说了,我又不是妖,我们是同类,物以类聚,那时候我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词叫同类相残。   

     

  第二次见他是在Q大的校园里,大汗淋漓的我拖着行李箱在大树下乘凉,看见他的时候顾不得形象就扑过去拦住了他,他说:“姑娘你不会是要抢劫吧?”我几乎不过脑的来了句:“你有色还太原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是有财啊有什么可担心的?你不知道滴水之恩需得涌泉相报啊?本姑娘就是要你报恩来了。”,说完指了指树下的行李箱,说:“5栋533”,然后便昂首阔步的走在他身后,确切的说,是他的影子里。   

     

  他是个好学长,帮我铺床打水叠被子,带我买壶买盆买杯子,陆贝颜在千里之外的武汉安顿好之后发短信给我:防火防盗防学长,你可记住了啊。我说,完了,不早说,已经被烧被抢被掳掠了。   

     

  我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