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遇见你,是缘还是劫eld1cgpg

【为那份爱,许一个的心愿】
艳艳的阳光透过粉红色窗帘照射进来,又是一个玫瑰色的清晨,窗外已是鸟声如洗。
我早早地起床,心情也仿佛这天气,瞬间明朗了起来。再次翻开手机短信,脸上有些微微地发烫。他短信里说明天一早来接我。
认识文彬是好多年了,我们两个人一直是风轻云淡的,彼此喜欢,彼此心照不宣。却不会轻越雷池。那天他在电话里说现在终于理解了,为什么宝玉见到黛玉时说这个妹妹在哪里见过,原来我也有这样的感触。
我只是轻轻地笑,其实心里明白他的意思。
与君初相逢,犹如故人归!这不正他内心的写照吗?
七点钟,一辆银白色的轿车,已经在楼下了。
我匆匆地跑下楼来,一颗心像小鹿似的跳个不停。
这么早,带我去哪啊?我坐上车,一脸的困惑。
去就知道了!他眨着眼睛,狡黠地笑着。
车出了市区,上了高速公路。视野立刻开阔了,车窗外是鲜亮如牛乳洗过的绿树,郁郁葱葱。隔离带上鲜花织锦,阳光把大地渲染得美丽妖娆,车里飘散着草木特有的幽香。终于,车缓缓减速驶入了群山环抱的花园别墅区。欧式巴洛克风格的二层小楼,优雅别致,小小的花园簇拥着童话一样的世界。高空缆车凌空矗立。由于是淡季,游人少,山庄显得宁静。
下车吧,靖儿。文彬礼貌地拉开车门。
啊!好美哦!我看着眼前的一切,呆住了。
这不是绿野庄园的滑雪场吗?
是啊!知道你最近辛苦,带你散散心。
真没想到,夏季滑雪场还这么漂亮!
文彬给我找了一根树枝当拐杖,自己则背上了一个大大的背包。在一座凉亭后面闪出了一条幽静小路。我们欢快地跑过去,上山的路不是很陡,是薄片的青石铺就的小径。路旁的小花摇曳生姿,阳光被高大浓密的树筛成了斑斓的彩蝶。一只伶俐,大眼睛的小松鼠,跳下树,在前面煞有介意地观望我们。
真可爱!我轻声地说,不会被我们吓到吧?
你这么可爱,它们也喜欢你呢!文彬一脸坏坏的笑正看着我。
走到山腰的时候,我还真是累了。文彬伸过手,我有些害羞,但是我最终还是抓住他的手。此时,我的心被一种叫做幸福的因子胀满每个细胞,我幸福而满足的微笑着。
快走啊!看前面有白桦林。我被眼前的景色震撼了,无数次梦中见过的美丽景色,笔直的白色光滑的树干,浅绿的叶子,刀笔画里难以扑捉的美。
从山顶望去,茫茫的云雾弥漫山谷,座座屏山宛若若隐若现的岛屿。我们在一棵大树下坐下,文彬变魔北京中科曝光术般的从背包里拿出了饮料,火腿,汉堡......文斌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优秀男子,我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。天时地利,此情此景,突然,心底有种与他莫名的亲近感。就在那么一瞬间,我突然有种期待
看过《野蛮女友》吧?写一个愿望放在许愿瓶里,埋在树下,三年后再打开.
文彬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精致的玻璃瓶,还有笔和纸。
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你是机器猫呢!我打趣地笑着说。
于是,我俩用树棍掘出一个小土坑,在一棵高大的雪松下,把许愿瓶埋在了树下。在树干上做好标记,小心翼翼地盖上厚厚的落叶。
像在举行盛大的仪式,那么虔诚,那么挚爱。
在以后的那么多的日子,我和文斌倾心相爱了,我们相约一起看海、看日出,我们一同登香山赏红叶,一同去了草原,看了高原,一起去云南的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,西双版纳,一同去了厦门高耸林立的都市。在我们的记忆里,我们的心里留下了至美的回忆。在我们的生命里,爱,洒满大好河山的每个角落。
我们的爱,很温馨,很甜蜜,很浪漫,很富有。
【与你识相,是缘还是劫】
好几天没有文彬的消息了,他的人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打电话一直打不通,我到他的公司去打听。他的同事小王一脸讳莫如深的样子。说文彬已经请假了,大概有几天来没来了治白癜风天津哪家医院好不太清楚,可能在科大医院吧。
我的心慌乱了起来,该不是文彬出什么事了吧?
我直径去医院的前台住院部打听,得知文斌在住院部605病房。
我的心揪到了嗓子眼,从心里无数遍的在祈祷:文斌,一定不要有事!
敲开房门,是文彬开的门,他的脸色灰暗憔悴,人瘦了,那一时刻,我扑进他的怀里,我泪流满面
过了一会儿,我回过神来,心想文斌没事,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
你怎么在这儿,出什么事情了?!靖儿满脸的疑惑。
嘘!曼刚睡着!我们出去谈吧!
靖儿一眼望过去,床上一位年轻的女子,头微微侧向里闭目睡着,如瀑的秀发顺势倾泻枕畔。从被子外面露出的一侧可以看到,她的一只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。
在走廊尽头的座椅上,文彬和靖儿坐下。文斌开始诉说事情的经过。
你知道,曼曼为什么会受伤吗?我们同事一起去饭店吃饭,因为距离饭店不远,我们几个步行,一辆酒驾的车忽然冲了过来,我当时根本没注意,曼曼,她为了救我,推了我一把,而自己却被撞倒了
文斌静静的说着,流露出无奈和疼惜的表情。他还说曼曼的腿可能会落下残疾.
如果,曼曼真的为了我而落下终身残疾,我会守护她一辈子的文斌幽幽的说,好像下着决心。也像在像我坦白。他将头深深的埋在两臂之间,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头发,是深深的内疚与自责。
我无语凝噎,深深理解文斌此刻的心情。
我问文斌你爱曼曼吗?文斌说不知道。
后来,文斌说当曼曼用自己的身体挽救自己生命的那一时刻,他说自己的生命应该就不属于自己哪家白癜风医院便宜
我知道,曼曼一直喜欢着文斌,只是文斌好像对自己一直情有独钟。
也许,一生中找一个爱自己的人远远比找一个自己的爱的人幸福。有时候,爱,不是占有,也许,更多的是尊重。北京看白癜风医院哪家比较好
而今,我该怎么选择呢?我的心一片茫然,何去何从,谁能告诉我! 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滴墨成伤)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