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不忘初心 i1bajeap

“狐狸,狐狸,你怎么了!”   

  “狐狸,狐狸,你喜欢我吗?”   

  “狐狸,狐狸,快看?”   

  耳畔仿佛又回荡起那个银铃般动听的声音,他下意识的往后一靠,却是冰凉的墓碑,不禁愣了下,随即自嘲的笑了笑,饮下大口的烈酒,丝毫不管口中的腥辣……   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   

  顾长卿还记得第一次见那个小丫头的时候,那时候的他因为被人类捕杀而受了重伤,变成了原型,不知不觉的倒在了一片荒地,恍惚中就见她一袭黄裙像个仙女一样朝他走来,缓缓的抱起浑身是血的他,从腰身里抽出了一张素白的手绢,轻轻的擦拭他身上的污秽,笑盈盈的对着快要昏迷的他说:“小狐狸,我叫江绾哦。”当他再想努力看清的时候,困意却席卷而来,惹得他闭上了眼。   

  等顾长卿再度醒来的时候,已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,他看着身上缠着的蝴蝶结布条,不情愿的伸着懒腰,就听见门外一阵吵闹声。   

  他跳下来床,往门外看去,见到那个救他的小姑娘和一个男子在争吵,“师傅!他只是一只小狐狸,你怎么就这么食古不化呢!”   

  “呵?是我食古不化?丫头,你就等着你的大劫吧!”那男子说罢甩了甩衣袖,摔门而去,留下了江绾一个人,他   

  刚想转头回去,就听见江绾不吞不吐的说:“狐狸,他走了,你出来吧。”   

  顾长卿总有种被识破的尴尬,但却还白癜风是什么导致的是慢慢悠悠的走上前去。   

  江绾抱起了他,仔细端详着他,揪揪他的耳朵,揉揉他的脸:“我就不相信你个小狐狸还有多大的本事,以后就跟着我吧!”   

  这句话或许是江绾一句不经意的玩笑,却成了顾长卿思念江绾的唯一的话语……   

  两情若是长久时   

  一年后,日上三竿,江绾早早的起了个懒腰,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抱,却抱到了空气,她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,没好气的大叫:“狐狸狐狸,你哪去了!”   

  不一会,一唇红齿白,头戴玉冠的男子走了进来,脸上尽是关注之情,“怎么了,怎么了,丫头?”   

  “我饿了,你去给我捉鱼吃吧!”江绾懒惰的倚在顾长卿的身上,小手不安分的揪着他的发丝。   

  顾长卿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怎么跟条小猫似的?”   

  “那你给不给我钓?”   

  “遵命,皇后娘娘!”顾长卿无奈的应下,看着小女子满是笑容,亲了亲她红润的唇便走了出去。   

 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紧接着那男子便感受到一双柔荑从背后揽住了他的腰身,他宠溺的笑了笑,没有说话,过了一会,身后的女子却是耐不住寂寞,靠在他的后背上一声一声甜丝丝的叫着:“狐狸,狐狸,狐狸。”   

  [url=http://w中科医院ww.pifubing999.net]浙江治疗白癜风去哪家医院[/url]被称作狐狸的男子也丝毫不耐烦的一声声的应答着。   

  “狐狸,你说,有一天你要是找不到我了怎么办?”江绾似喃喃似问答的嘀咕了一句,却让身前的顾长卿变了脸色。   

  他抛下了鱼竿,反身抱住了江绾,紧紧的把她拥在怀里,淡淡的说到:“不会的,丫头,不会的,就算我合肥白癜风治疗哪里最好真的找不到你,也不会像你看到我人性的样子一样蠢。”说着说着,自己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。   

  江绾好像很不满意一样,用纤细的小手板正他的脸,极为严肃认真的对他说:“狐狸,我说真的!”   

  顾长卿笑盈盈的说:“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我就会一直找你,直到找到你为止。”   

  “那如果永远都找不到呢?”   

  “那就找到我死为止。”当顾长卿说完这句话之后,就感觉到江绾的身体明显一僵,没一会,他就觉得自己的肩头湿了一大片,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拿衣袖往江绾脸上擦,小心翼翼的问到:“怎么了,丫头,好好的又哭了?”   

  看着顾长卿手忙脚乱的样子,江绾很不厚道的破涕为笑,“你好蠢啊,狐狸,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就忘了我吧”尽管说着,却还是紧紧的拥住了他,身上的男子没有答话……   

  何事秋风悲画扇   

  翌日清晨,他刚睁开了眼睛,就看小丫头穿了一件金丝流云裙,上身勾勒出她的轮廓,而下裙则是散在地上,淡淡的锁骨上挂着一个淡紫色的项链,衬托出她整个人愈发更白了,墨清的发丝未簪起发,却已经是清新脱俗,美目盼兮。   

  没一会坐在椅上发呆的江绾好像感受了他的目光,转到去看他炽热的目光,竟然羞红了脸,让顾长卿隐隐低笑,“丫头,今天怎么没赖床?”   

  “狐狸你忘了吗?今天是元宵节啊。”小丫头极其无奈的白了他一眼。   

  “哦,我睡觉,你洗衣服,洗完衣服再出去。”顾长卿说完随即就要躺下去。   

  这可把江绾气的不轻,死拉硬拽奈何顾长卿也不起来,只能乖乖的去洗衣服。   

  华灯初上,鞭炮齐鸣,好不热闹,江绾欢脱的像个小兔子一样,顾长卿淡淡的跟在她后面,可过了一会,江绾就不高兴了,站在原地发着闷气。   

  “怎么了?”顾长卿上前揽住她的细腰,看着怀里的小姑娘瞪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。   

  江绾用手捂住他的脸,然后满意的笑了“这样她们就看不到你了,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哦,狐狸。”   

  顾长卿愣了愣,宠溺的用自己宽阔的大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,低下头亲下她的额间。   

 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,他结束了这个吻,轻轻的用手拨开她额间的碎发,“丫头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语罢顾长卿就拥着脸上潮红还未褪去的小丫头爬上了一间屋顶。   

  “狐狸,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啊?”江绾一脸茫然的望着顾长卿。   

  顾长卿对她笑了笑,用冰凉的手覆住了她的眼睛“先别说话,闭上眼睛。”随即她感觉到自己的手里有根像绳子一样的东西,就听见醇厚熟悉的声音,“好了。”   

  江绾缓缓的睁开眼,看到了红豆被系在红绳上,不禁缓缓的想起来一句诗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?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想思。”   

  “我娶你好么?”顾长卿微微的别过去脸,从她手中拿去替她系在了脖子上。   

  江绾抚摸着挂在心口旁的红豆,心里的温暖愈加的明显了,“好。”轻轻的依靠在顾长卿的肩头,淡淡的笑了。   

  他们就在这无穷的黑夜之中看着人世繁华,烟火璀璨。   

  霏雨挡尘埃北京治疗白癜风一共要多少钱   

  三日之后,终是到了他们的大吉之日,村里的村民也都热情的赶来庆祝,只见四处之热闹。   

  闺阁中的媒婆正细细描绘着江绾的红妆,还不忘啧啧的称赞道:“瞧着小娇娘,生的可真精致!”   

  江绾笑了笑,没有搭话,看着镜中的自己唇红齿白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好不婀娜。   

  突然,听见门外的编辑评语其实这篇文章只是我心血来潮时写的,却没想到一写便像是着了迷一般,江绾的结果或许是对顾长卿最大的折磨,却也会是他爱情的一个过客。(作者自评)
返回列表